您現在的位置:88125大爆獎 > 觀點新知 > 【脫魅時間】拍賣為何不是人人都能做的生意?

【脫魅時間】拍賣為何不是人人都能做的生意?

2014-08-03 08:26

 

鈦媒體注:我們常聽說一些叫什么什么的藝術品,在某拍賣中拍出天價,或者創下什么什么紀錄,但我們很少人真的清楚這其中的游戲規則,而拍賣也因為其行業中從業者的魚龍混雜,讓其反而成為一個想玩轉門檻比較高的行業,本期[脫魅時間],我們推出解讀神秘的拍賣業。

 

北京建國門內大街18號恒基中心的6層,中國嘉德國際拍賣有限公司(下稱“嘉德拍賣”)辦公室每天都人來人往,不斷有人帶來書畫、瓷器、古玩,有工作人員每天都在隔間里迎客看貨。

剛剛于5月結束的中國嘉德春季拍賣會上,在中國書畫、瓷器、家具工藝品、油畫雕塑、古籍善本、郵品錢幣六個板塊中,43個專場總共拍出7000余件拍品,這次春季拍賣完成了22.5億元的交易額。

拍賣是在每次拍賣會結束后重新歸零的行業,每一次拍賣之前都需要經過大量的物品征集。嘉德拍賣每年經過開門看貨的物件都有上萬件,但只有幾件能夠最終上拍。春季拍賣剛剛結束,嘉德的工作人員已經分散到日本、上海等各地尋找拍品,為10月份的秋季大拍做準備。

作為首家綜合性拍賣公司,嘉德拍賣成立于1993年5月,從1994年3月27日嘉德首場拍賣會以來的20年同樣也是中國拍賣行業高速發展的20年。

1993年,為了準備第一次拍賣會,創始人陳東升考察了很多國外的拍賣現場,甚至連預展時罩展品的玻璃罩有幾厘米厚等細節都記錄了下來,那個時候佳士得和蘇富比的拍賣規模是嘉德的理想。

1994年,嘉德首場拍賣會以1423萬元成交額打動了第一批藏家和客戶,而在剛剛結束的2014年春季拍賣上,嘉德拍賣旗下品牌“大觀之夜”僅一個晚上的幾十件拍品就實現成交額7.5億元,2006年,嘉德拍賣的交易額已經超過香港蘇富比拍賣行的拍賣總額。

在這20年中,有一批中國現代藝術家與嘉德共同成長起來,王興偉、王沂東、閻萍等當代中青年畫家的作品也從最初拍賣會上的幾萬元,升至現在的幾千萬元。

現在春季、秋季兩次大型拍賣會、更偏重于中小價位物品拍賣的“嘉德四季”拍賣會是嘉德拍賣每年的固定項目,2012年10月,中國嘉德(香港)國際拍賣有限公司在香港舉行首拍,嘉德拍賣正式開啟國際化路徑,而這個原本有些神秘的行業也開始越來越多的進入大眾的視野。

 

拍賣之前的冗長談判

嘉德每年春季和秋季兩次大型拍賣都會有幾千件拍品上拍,但嘉德工作人員在半年時間里需要經手的物品卻可能是4~5倍。

嘉德拍賣董事總裁兼CEO胡妍妍從嘉德成立之初就在書畫部從事業務工作,在她近20年的業務經驗里,“拿到東西的環節是最有戲劇性,也有最多驚喜的環節”,誰都不會知道這一次會遇到什么樣的藏家和藏品。

嘉德拍賣董事總裁兼CEO胡妍妍

但物品征集過程在更多的情況下并非漫無目的,嘉德拍賣油畫部總經理李艷峰每次都會選定一個拍賣主題,并由此列出相對固定的一線藝術家名單,2014年在春節拍賣中,李艷峰選擇做“新繪畫”,甚至將“突破與超越——八十年代的中國先鋒藝術”作為專場。

在確定藝術家名單的過程中,李艷峰對于藝術家不同時期作品的市場前景,某部作品的代理畫廊和收藏者等信息都有所了解,“大部分都有線索可循,是否能拿到則需要團隊的執行力”李艷峰介紹道。通常情況下,在李艷峰所列出的名單中,70%~80%會最終成行,也會在征集過程中碰到幾件新品。

總有些拍品的征集過程需要經歷長時間談判。20世紀油畫代表人物吳作人祖品《戰地黃花分外香》出現在中國嘉德2013春季拍賣會“二十世紀中國早期油畫家”專場,這幅畫創作于毛澤東逝世一周年的1977年9月,取毛澤東《采桑子?重陽》的詞意,具有很強的歷史意義。

這幅畫曾于2003年在嘉德拍出,并創下當時嘉德拍賣最高紀錄,以352萬元成交,被一位臺灣藏家獲得。為了讓這幅畫重新回到2013年嘉德二十周年拍賣會上,李艷峰從2011年開始,每年4次去臺灣拜訪藏家,最終用兩年時間打動了他。

在2013年5月的嘉德春拍現場,吳作人的《戰地黃花分外香》從4800萬元起拍后,經多輪競價,最終以8050萬元成交,而這位買家同樣參與過十年前的那一次拍賣,這幅畫也成為嘉德20周年拍賣會上的亮點。

通常情況下,在物品征集完畢之后,嘉德拍賣內部會經歷首輪篩選的過程,經過查閱資料,公司內部鑒定團隊審視以及外部專家會診之后,其中90%會因為品相等問題被篩除,并在最終10%的物品中取一半,甚至需要對價格做新一輪談判,最終完成上拍。

專家對于古畫、瓷器、古錢幣等領域的鑒定和估價大多通過目測完成,但文物的鑒定有其固定的章法,胡妍妍非常熟悉中國書畫的鑒定準則,“時代風格與作者生平不相符、文不對題等都是作品硬傷,而筆墨功夫則需要看過大量優質作品才能體會”。

“拍賣行很多時候像一個出版社”,嘉德拍賣的工作人員需要為拍品寫成文章,讓它在眾多的拍品中脫穎而出,在拍賣會開始之前,嘉德拍賣通常會去3~4個城市做巡展,請客戶看貨,招商工作也隨之展開。

每件拍品都會有三種定價方式,底價為拍賣行與賣家商定基礎價,估價多由拍賣行的鑒定師給出,而起拍價則根據不同物品的特定比率定于底價之下,“起拍價不會過高,客戶才會隨拍賣師舉牌,現場競價氣氛活躍,也才更容易賣出高價”,定價同樣是一種心理的博弈。

 

基于稀缺資源交易的中介生意

拍賣依舊是一門中介的生意,尋找合適的買家和賣家,并最終完成交易。然而與淘寶或京東不同,拍賣所處理的是小眾的資源稀缺的物品,物品質量本身并不恒定,每一件物品都有自己的獨特價值。

拍賣公司服務于交易的雙方,為物品委托人制定合理的價錢,把物品的價值挖掘出來,而對于買方,拍賣公司則希望能夠幫助他們找到真正有品質的物品。嘉德藝術中心總經理寇勤認為,“這不是一種簡單的商業合作關系,而是共同的審美取向把大家聯系在一起”。

嘉德拍賣工作人員曾收到一封信,附帶的照片上是宋高宗的《養生論》,以行書、楷書兩種字體抄寫,這幅字的擁有者位于北方某鎮。

為了確保物品的真實性,胡妍妍在《國寶沉浮錄》一書中,查閱到這卷《養生論》存于在上海博物館,但經過電話查證,發現是書中記錄錯誤,也確認了那件物品的真實性。

這卷《養生論》在收藏者的家里藏了70年,保存完好,嘉德拍賣最初的估價是600~800萬元,但后來卻一路競價,最終宋高宗的《養生論》在2000年11月嘉德秋拍中拍出990萬元,創下中國書法作品最高紀錄。

當時國家政策仍規定國家文物需要定向拍賣,只能賣于博物館、圖書館、美術館等國營單位,以及國有企事業單位,但最初拍到《養生論》的廣州某企業卻沒有通過文物局的資格審核,宋高宗的《養生論》最終還是落在上海博物館。

藝術品的價值和銷售結果是無法預期的,而在拍賣過程中,最終成交價格時常會遠遠超出嘉德拍賣原來的預想,這在嘉德拍賣市場部總經理唐施紅看來是拍賣行業最有魅力的地方。

黃賓虹的《南高峰小景》曾在2001年以56.1萬元的價格拍出,但在“中國嘉德2014春拍·大觀之夜”夜場拍賣中,最終成交價格6267.5萬元,“當時買到的人非常興奮,歡呼雀躍,這也是我們最有成就感的時候”,胡妍妍說。

拍賣市場與經濟形勢、資金流動性都有密切的聯系。2001年之后,藝術品成交額開始快速增長,除2008年席卷全球經濟危機外,每年總交易額的增長率都在10%以上。

但拍賣在20年的發展中同樣經歷了許多轉變,上游藏家已多輪流動。胡妍妍介紹道,嘉德拍賣成立之初,賣家的主力是從父輩傳承下來的“老藏家”,然而藝術品資源不可再生,經過反復淘選之后,這批存貨在高價格的刺激之下流通到市場,賣家群體開始流轉,并陸續出現以買畫賣畫為業的行家。

胡妍妍認為,嘉德拍賣現在的典型客戶群并不是創業的人,“拍場上真正的主力是60后人群,但陸續也有許多富二代,藏二代進來”,三十至五十歲之間的成功民營企業家、IT行業等新興行業的年輕富豪可能會成為未來拍賣市場的主力。

買家的心態同樣各不相同。在嘉德開始做拍賣會之初,物品價格不高,買家多是藝術品的愛好者,隨著藝術品價格不斷升溫,投資者紛紛進入,拍賣的客戶群也經歷了一輪猛增。2006年,中國書畫市場在經歷了三年大漲之后第一次價格回調,也將許多不懂行的投資者清洗出去。

經過隨后的市場平穩期,有更多藝術品愛好者進入市場,也有許多人懷著更成熟的投資心態進入,并在投資的過程中成為愛好者,現在的買家為了尋寶、投資,亦或者實現夢想,更多為多種心態的融合。

胡妍妍認為,“投資藝術品就像買一只股票,需要對企業和行業有充分的認識”。購買藝術品同樣需要做研究,而真正有品質的東西在市場上一定不會受冷遇,只要足夠長期的持有,就會收到好的商業回報。

1994年,在嘉德第一年秋拍中,齊白石的作品《山水冊頁》曾拍出517萬元的高價,《芭蕉書屋》最終以320萬元成交,《松窗閑話》則拍出198萬元。2011年,齊白石這三件作品重新出現在嘉德秋拍的拍賣現場,《山水冊頁》拍出1.9億元,而《芭蕉書屋》、《松窗閑話》分別以9000萬元、3300萬元成交,實現了幾十倍的增長。

 

嘉德模式變遷

1993年嘉德成立拍賣行的時候,是在一片空白領域中開拓市場,那個時候個人并不能進行古董交易,只能拿到國家經營的文物商店收購,但價格很低,因此在嘉德初成立的時候,有大批沒有在文革中受到損害的物品存留下來。

1994年3月,嘉德首場拍賣會的拍品多來自于北京工藝美術進出口總公司、北京文物商店,第一場成功的拍賣之后,嘉德的社會資源也開始陸續積累下來。20年中,嘉德拍賣一直堅持“中介模式”,對于賣家和買家所收取的交易額15%的傭金是嘉德的全部收入來源。

資源的稀缺性是拍賣行業最重要的特征,胡妍妍認為,“拍賣行之間所比拼的是如何拿到好的東西,需要識貨、懂價,并把它們銷售出去,而這幾項最終歸結于專業和服務能力”。

在拍賣行業這些年的發展中,各家拍賣行都有各自的優勢積累,嘉德從第一場拍賣就奠定了在中國書畫領域的品牌,直到現在中國書畫依舊占據嘉德全部成交比例的60%~70%,也是20年中增長最快業務。但胡妍妍認為,“印象派油畫等當代藝術在未來會有很大的增長空間”。

嘉德每次都通過拍賣會有意識的引導市場藝術欣賞的取向,在油畫專場,每次主題的設定都帶著李艷峰對于市場的了解和預判,“寫實和具象只是審美的一個階段,油畫在未來會從意向發展到抽象,最終具象和抽象會并駕齊驅”,這是美術傳承必須要走過的路徑。

因此盡管抽象畫在中國依舊還是小眾市場,但是李艷峰依舊給抽象畫空間,他認為“好的拍賣公司應該有義務去引導市場,引導藏家完成新的突破”。

80年代、90年代的現當代藝術在2000年之后進入高峰期,市場的目光也開始轉移到相對容易入手的價值洼地。而在畫家更新換代的現在,李艷峰也正在挖掘年輕藝術家。

在2014年嘉德春季拍賣中,嘉德做了中青年藝術家專場。被李艷峰選中的新文化的藝術家不再關注政治、社會問題,文化潮流,轉而關注自己內心的感受。這次拍賣的成交率達到88%,李艷峰的市場判斷也受到了藏家的認可。

現在互聯網為嘉德帶來了更多的客戶和新貴,這個市場正在不斷擴張,然而互聯網時代打破了原有的信息不對稱。

但胡妍妍認為,“拍賣行業資源非常稀缺,找到拍品、鑒定、估價、看貨等過程都需要依靠強大的網絡和專業知識,”拍賣的交易雙方也依舊需要一個足夠有公信力的第三方。現在嘉德也在整理內部的客戶數據系統。對客戶以購買物品類別、購買價位等標準劃分,也更加細分化的為客戶推送信息。

2012年,嘉德在香港做了第一場書畫專場,因此在常規性的四季拍賣之外,春節和秋季拍賣會已經在內地和香港市場同時進行,對于李艷峰等一線業務團隊來說,所有的物品征集和招商等流程也需要在兩地同時開展。

2013年4月5日,中國嘉德(香港)2013春季拍賣會在香港收槌,總成交額達2.9億元港幣。現在在香港市場上,嘉德拍賣尚無法與佳士得、蘇富比兩家老牌拍賣行抗衡,但嘉德拍賣也在尋找適當的切入點,而本次油畫專場上,朱德群作品的成交率已達到90%。

現在,中國買家已經開始放眼世界,在佳士得上半年的市場業績表現中,新入場的買家占佳士得全部買家的24%,貢獻了15%的銷售額,涌入海外拍賣市場的中國新買家貢獻良多。嘉德同樣計劃通過香港市場輻射到日本、韓國和東南亞,甚至會在未來做日韓和東南亞專場。

嘉德拍賣會議室的墻壁上掛著嘉德藝術中心的圖片,這個藝術中心坐落于中國美術館南側,總建筑面積近4.6萬平方米,將于2016年竣工。未來的嘉德藝術中心將有展廳、拍賣廳、藝術品倉儲、鑒定、講座、教育等多功能專區。嘉德拍賣也將從拍賣輻射及藝術展覽、投資、倉儲、藝術市場教育等周邊業務。

而在幾年之后,中國的拍賣市場或許將會是完全不同的格局,“未來印象畫派的拍賣中心或許會從倫敦遷移到北京”胡妍妍說。

 

部分拍賣品示例

吳作人(1908-1997)

芍藥花

1959年

布面 油畫

簽名:作人1959

WU ZUOREN

Chinese Herbaceous Peony

Oil on canvas

40.5×51cm.

16×201/8in.

RMB: 2,500,000-3,500,000

USD: 409,200-572,800

 

【說明】

吳作人的靜物畫奔放、瑰麗,常以芍藥、月季、迎春等常見花卉為創作主題,清新且生活氣息濃郁。創作于1959年的《芍藥花》色彩清麗,筆法松動,整體感高度完整,吳作人不以早年留學比利時期間所接受的弗拉曼畫派造物精微的特點為追求,而以作品的氣質勝人,“傳神寫意”的技巧,通過他的油畫筆法,擺脫了物象的約束,超過如實的形似,自然生態的靈氣在筆觸間生發,高度提煉的意象給人留下了深刻的藝術美感。多年來,蕭淑芳女士對這幅《芍藥花》十分鐘愛,并一直珍藏于身邊,小小的花枝也被寄予了吳、蕭伉儷的恬淡深情。

《芍藥花》中的花朵嬌脆欲滴、鮮亮無比,好像剛剛從泥土中移植到陶瓶里,純凈的色彩在吳作人對畫面嚴格控制中遵循著光感的明暗次序排列著,一簇白色芍藥花有的純潔如雪、有的則融入淺淺的淡藍色,還有的呈現出暖黃色,三枝粉色芍藥花或純的發白、或熟到發紫,在幾近相似的色彩中含有不同趨向的色調成分,吳作人讓畫面具有各種傾向的色彩都牢固地從屬于大色調的同時,又不至使色相過于單一色塊之間失去穩定的有差別的個性,從而展現出微妙之極的色彩效果,呈現出豐富的節奏感。創作于1934年的《月季》是吳作人歸國前一年的靜物畫佳作,最能代表畫家早期的藝術傾向,畫面中沉郁的灰褐色調深受北歐色彩傳統的影響。與《月季》相比較而言,《芍藥花》所表現的調和的輕調子,明麗清爽,與吳作人早期凝重嚴肅的哥特式繪畫風格拉開了很大的距離。這種風格的轉變亦可以在吳作人同時期的畫作中見出,與《芍藥花》創作于同一年的作品《靜物》,其明艷的色調與《芍藥花》十分相近,只是在鮮麗中多了一分柔和的凝滯之感。

在造型的具體塑造上,《芍藥花》沒有使用慣常的刀法刮蹭,也沒有像早期《月季》中繁復不清的筆法堆砌,而是細膩地將每一筆帶有豐富色彩變化的筆觸,塑造成清晰的花卉與枝葉形象,以及盛滿清水的陶瓶。幾乎平涂的空間色彩和嬌嫩的花枝,帶給畫面一片寧靜安詳,使人不禁聯想起意大利油畫家莫蘭迪筆下那些令人親近的花花瓶瓶,在莫蘭迪的靜物中總能流露出直達人內心的快樂與優雅,《芍藥花》與莫蘭迪桌面上平置的花瓶一樣純凈動人,給人以極溫柔的精神慰藉。此外,傾斜的桌面在吳作人靜物畫作品中可謂罕見,一前一后的邊角延伸出畫面營造出開放的空間,芍藥花那沁人心脾的甜香,使得立于畫外的人們依然可以在隱約中聞見。

 

賈藹力(b.1979)

年輕的行者

2010年

布面 油畫

簽名:JAL 2010

Jia Aili

A Young Faquir

Oil on canvas

170×150cm.

66 7/8×59 1/8 in.

RMB: 1,200,000-1,600,000

USD: 196,400-261,900

 

【說明】

透過此件《年輕的行者》,賈藹力一如既往的塑造了一個嚴肅而冷峻的私人化世界。簡潔概括的畫面構圖、清冷的藍色和綠色、形象模糊的“行者”,經過藝術家一遍遍近乎嚴厲的挑選和處理,傳達給觀者一個具有強烈疏離氣質的畫面氛圍,在這里,時間緩慢的幾乎停滯。冷色調的大面積鋪陳,是藝術家對其迷茫而未知的特定情緒的抒情渲染,占據畫面中心的沉郁的藍色,以張揚的形式侵略性的扭轉著,成為繪畫理性與感性的博弈,也成為藝術家此起彼伏的情感宣泄。而刻意回避正視目光的“年輕的行者”,使得面對面的單刀直入式的對話形式失去可能,泯滅于意圖之初。這種無法抑或是拒絕傾訴的疏離態度,卻是基于其排斥無意義表達的一種技巧高明的隱藏和偽裝,體現了藝術家對交流的謹慎態度。年輕的行者,出塵的頭陀,仿似藝術家自我審視后的個體定位,他像游走于凡塵邊緣的苦行僧,艱難而虔誠的通向心靈的皈依之路。

 

陳逸飛(1946-2005)

蘇州運河

1985年

布面 油畫

簽名:chen yifei 1985

Chen Yifei

Narrow Canel In Suzhou

Oil on canvas

76.7×107cm.

301/4×421/8in.

RMB: 3,200,000-4,200,000

USD: 524,600-688,500

 

【說明】

附美國紐約漢墨畫廊作品保證書。

1985年,對于陳逸飛而言是個非常重要的年份,這一年他在華盛頓的科克倫藝術博物館舉辦個人畫展,其油畫作品《橋》被聯合國選作首日封,同時作品《雙橋》由美國西方石油公司董事長哈默訪華時作為禮品送給中國領導人鄧小平同志。借此,陳逸飛很快聲名大噪,成為最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中國藝術家之一。《蘇州運河》創作于這個特別的年份,畫面中寧靜迷人的蘇州小鎮經陳逸飛之手也因此一夜成名。在陳逸飛筆下的江南水鄉,一種超凡脫俗的寧謐,使人神往,令人陶醉。這是主觀的、浪漫化了的江南水鄉,它是建立在西方對東方的想象、理解和需求基礎之上的,體現了典型的“東方主義”特征。

美國漢默畫廊,是八十年代,作為解放后第一批旅美的中國畫家,陳逸飛的中國江南水鄉題材油畫引起了美國藝術圈的廣泛關注。1983年至1993年間,作為紐約最著名的畫廊之一,美國漢墨畫廊成為陳逸飛在美的重要合作機構,畫廊負責人霍德華·肖(Howard Shaw)與陳逸飛多年來保持密切的合作關系,是陳逸飛海外市場早期擴展的重要力量之一。本件《蘇州運河》源自藝術家本人,曾作為漢默畫廊重量級作品陳設于畫廊之中,是陳逸飛早年不可多得的精品力作。

【本文來自《商業價值》雜志,作者劉媚琪,網絡獨家首發鈦媒體】

(關注更多鈦媒體作者觀點,參與鈦媒體微信互動(微信搜索“鈦媒體”或“taimeiti”))